• 西湖公园新闻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在线教育爆发 ?视频平台入局催生新模式

    发表时间:2020-02-25 信息来源:www.art369.com.cn 浏览次数:1904

     

    《时代周刊》记者杨佳欣在北京表示,“停课继续学习”已经成为教育行业抗击艾滋病的关键词。

    疫情爆发后,网络教育概念股持续走强。截至6日收盘,该板块在三个交易日内上涨了15.58%,在所有概念板块中排名第一,一些企业涨幅超过5%。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时代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首都更加重视网络教育。受疫情影响,网络教育产业获得了可观的流量。

    但熊丙奇也坦率地承认流量只是吸引用户的第一步。要真正转变为产业规模,需要注意提高教育质量,提高学生和家长对在线教育的满意度,并吸引更多付费用户。这样,在疫情结束后,该行业可以持续更长时间。"现在说网络教育(产业)的春天已经到来还为时过早."

    讲师急着备课

    现在都说呆在家里是一种贡献,但我还是想做得更多

    张华是在线教育平台“家庭作业帮助”的讲师。受疫情影响,他在新年的第一天被告知,由于延长学期和需要支持湖北学生提供“免费课程”,讲师需要提前备课额外的课程。

    张华刚刚从北京回到湖北荆州的老家过年,当天就开车回了北京。然而,由于交通管制,张华未能顺利返回北京,目前只能在家教书。

    由于一些教学计划和教学工具在北京,交通管制给张华的网络教学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当我回来的时候,我没有带书写板去上课,所以我用A4纸代替了它。摄像机对准A4纸,学生们理解并接受了这种方式。”张华说。

    与过去相比,上课时间也增加了很多。张华每天7点起床,第一节课正式在9点开始,赶上晚上有课的日子,快9点了。

    "现在我们在家有固定的课程。学生们都明白他们对学习充满热情。”张华告诉记者,春节期间,他每天忙到晚上2点,为第二天的课做准备。

    忙碌的张华和他身后的组织是国内网络教育产业在当前抗击疫情过程中快速发展的注脚。

    数据显示,2月3日正式上课时,张华的家庭作业助手发起的在线课程申请人数激增。2月4日,全国申请人数超过500万。2月5日,全国申请人数超过1000万。其他在线教育平台也遭遇了流量爆发。据世卫组织了解,疫情爆发后,用户数量大幅增加,超出预期,服务器也有所扩大。在免费的现场猿辅导课开始之前,申请人数已经超过400万。

    面对汹涌的流量,平台承受着相当大的技术压力。家庭作业助手告诉记者,自1月25日正式启动注册门户以来,其技术团队已经投资了数百台服务器和大量带宽。预计今后将投入更多资源,以确保课程的稳定性。

    在线教育企业家知止微课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严昊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表示,目前大量用户和学生正在网上流动。网络教育正经历一个难得的窗口期,但这种流动能否完全转化为产业规模仍不得而知。

    Class严昊说用户的消化是周期性的。免费班、小班、大班等教学模式需要经过策划、推广、上课、后续学生服务等环节。学生适应这些模式需要时间。“疫情结束后,从业者很难让目前的线下付费用户继续选择在线教育模式。”

    视频平台传入

    在“烧钱”的网络教育行业,获取客户的高成本是许多企业的通病。的创始人

    在隐藏的担忧下,有了新的突破。《时代周刊》记者注意到,疫情期间,网络教育机构与视频平台的合作史无前例,视频平台纷纷推出网络教育服务。

    优酷和钉子户联合推出“家庭课堂”计划。从2月10日开始,全国的中小学生将登录优酷和美甲APP,可以在家免费上课。“快车道”联合40多家教育企业推出“停课不停学”免费学习区。Aiqiyi推出了一个“封闭式不间断学习”计划,向40多个主要教育机构联合开放免费课程,提供近2000个现场课程和8500多个课程。

    该行业可能面临重组。

    受疫情影响,线下教育机构开始大规模转向网上教学。

    新东方、雪儿斯、北京高思教育、巨人教育等培训机构纷纷宣布,寒假班的所有线下课程将暂停,改为在线教学,口号是“教师不变,内容不变”。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规模的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差异很大。大型教育机构拥有强大的师资和资金基础,能够应对线下业务萎缩的影响,并有能力快速实现向在线教学的转型。然而,一些中小型线下教育机构面临着高昂的租赁成本和人员成本的风险,因为它们无法及时切换到在线。

    一家离线教育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几年前,该机构很难将一些离线服务转移到在线服务。“不仅要开发网站和手机软件,还要开发一系列配套课程,这是对讲师和公司技术支持的考验。”

    Class严昊指出,除非这些公司已经有了网上经营模式,否则很难迅速将线下业务转换成网上业务。

    "在线课程系统、会员系统、订单系统等。所有这些都需要技术和产品人员来开发。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在线经验的公司做不到。此外,鹅关、喜玛拉雅、千寻等课程平台和工具的社区运作和线下教育的运作根本不是一个群体,服务体系需要重建,这相当于团队需要重新发展。此外,离线课程和在线课程之间的兼容性也是一个问题。”班严昊表示,疫情将加速网络教育行业的洗牌。拥有核心资源、专业和专属课程以及良好声誉的公司将有更多机会。

    这篇文章来源于《时代周刊》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西湖公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rt369.com.cn 技术支持:西湖公园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