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湖公园新闻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三岛由纪夫的小说《镜子之家》到底说了什么?

    发表时间:2020-03-23 信息来源:www.art369.com.cn 浏览次数:1608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整个日本成了一片废墟。这个国家不仅遭到了破坏,人类的精神也陷入了可怕的困境。由于这次失败,许多以前被认为是圭亚那人的信仰不再被信任。价值观的混乱使许多人迷失自我,不知道如何看待生活或如何生活。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日本战后文学的代表,三岛由纪夫于1959年出版了《《镜子之家》》。

    “我与镜像”:三岛由纪夫 《镜子之家》 书写的自我认识之路

    三岛由纪夫声称,与之前瞄准个人的观点不同,《镜子之家》想要描述“时代”。换句话说,《镜子之家》中的主角不是一个特定的角色,而是所有人的化身和缩影。他认为这部小说不是所谓的“战后文学”,而是宣告“战后时代已经结束”的文学。在《镜子之家》,三岛由纪夫试图通过五个人的情感纠葛和观察他人的自我形象来记录人们的自我认知过程。

    三岛由纪夫声称,与之前瞄准个人的观点不同,《镜子之家》想要描述“时代”。换句话说,《镜子之家》中的主角不是一个特定的角色,而是所有人的化身和缩影。他认为这部小说不是所谓的“战后文学”,而是宣告“战后时代已经结束”的文学。在《堕落论》,三岛由纪夫试图通过五个人的情感纠葛和观察他人的自我形象来记录人们的自我认知过程。

    人们应该如何认识自己?

    20世纪50年代,日本经济逐渐走出二战阴霾,民生繁荣。从经济学家的角度来看,日本获得了新的生活,但从像三岛由纪夫这样的作家的角度来看,战后日本并没有获得新的生活。相反,许多事情都结束了,它的精神正在萎缩。

    “我与镜像”:三岛由纪夫 《镜子之家》 书写的自我认识之路

    日本的经济正在蓬勃发展,但是人们只渴望金钱、荣誉和成功,而忽略了精神的死亡。三岛由纪夫指出,精神已经成为“只有影子的影子”。人们的心因为“为生活而活”而变得空虚。他们不愿意寻求改变,也找不到生活的意义。简而言之,人们不知道生活是什么,因为他们不知道人们是什么,他们是什么。

    坂口安果和三岛由纪夫有相同的想法。前者在《镜子之家》攻击日本人的混乱。他认为日本战后的繁荣是错误的。人们对“成功”的追求实际上充满了压抑和人性的束缚。因此,坂口安果鼓励人们“堕落”和“颓废”。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认为退化是一件好事。坂口安果认为“颓废”是人们成长的必要阶段。只有在“颓废”之后,他才能知道自己心里缺少什么。

    “我与镜像”:三岛由纪夫 《镜子之家》 书写的自我认识之路

    于是坂口安果大声喊道:“我只知道那些无法控制自己灵魂的人才是真正的落伍者。”他认为盲目追求进步,不顾内心的空虚和生活的空虚,才是真正的堕落生活。

    三岛由纪夫在某种程度上同意坂口安果。他们有着同样的担忧,所以他写了《镜子之家》。从表面上看,这部小说充满了对世俗世界的批判,但实际上它想讨论人们应该如何认识自己,因为只有当他们认识了自己,他们才能真正过上有价值的生活。

    “我与镜像”:三岛由纪夫 《镜子之家》 书写的自我认识之路

    sakaguchi ango

    在三岛由纪夫看来,自我认知不是一个纯粹的自我过程,而是一个通过观察他人来实现目标的过程。其他的就像我们照镜子时的镜像。所有的镜像都是柏拉图所说的“不同阶段”。只有把镜像拼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共同的阶段”,我们才能从人类的普遍性中理解自己。

    Mirrors

    《镜子之家》和我描述了五个角色的感受和故事:拳击手季峻、舞台演员周木寿、画家夏雄、办公室职员晴雯和女主人Mirrors。

    这五个人的故事在文章中没有太多的重叠。三岛由纪夫选择了一段一段地描述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以及他们对时代和生活的看法。整部小说中最重要的地方是镜屋,它位于东京之外。它有点像一个岛,漂浮在社会之外。

    “我与镜像”:三岛由纪夫 《镜子之家》 书写的自我认识之路

    我在这里找不到五个没有生活意义的人漫无目的地聊天,偶尔出去漫无目的地闲逛。起初,他们并不打算通过他们的关系找到答案并摆脱生活的空虚和孤独。

    事实上,女主人镜子喜欢其他四个年轻人,正是因为他们和自己一样讨厌单调重复的无聊生活。他们不是墨守成规者。他们不仅拒绝普通人追求的价值观,也拒绝过于亲密的关系。他们认为人们不需要相互理解。他们只需要好奇地观察对方,保持适当的距离。他们可以依靠自己的想法来学会与空虚相处。换句话说,起初五个人都认为自我认知可以自己完成,这注定了他们的悲剧。

    “我与镜像”:三岛由纪夫 《镜子之家》 书写的自我认识之路

    毫无疑问,镜屋是颓废的,但它让五个人可以自由地互相交流。对他们来说,他们不在乎别人是否理解自己,或者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真诚。他们只需要彼此保持一定的距离并观察对方,他们就能在距离中感知到彼此的边界,并且他们能通过停留在边界内获得生活的满足感。这种思维分裂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使想摆脱空虚的人陷入更加空虚的境地。

    第一个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人是演员周木寿。他认为重新发现自己存在感的方法不是呆在自己的世界里,而是需要一个能充当“镜子”的人。其他人就像他自己的镜子。只有一面又一面地收集镜子,才能完美他的形象。

    然而,这也是“镜子”最危险的地方。它不仅能让人们观察自己的理想形态,还能揭示自己的空虚和虚假。也就是说,通过观察他人,我们不仅能感受到构建生命意义的积极面,还能看到虚假和空虚。拳击手季峻和画家夏雄的经历正好证明了这一点。

    “我与镜像”:三岛由纪夫 《镜子之家》 书写的自我认识之路

    鲍克瑟季峻和画家夏雄认为,只要他们沉浸在拳击和绘画中,他们就可以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来逃避单调的生活。然而,当他们最终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一个赢得了拳击冠军,另一个因他的作品而出名,他们突然意识到他们从来都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鲍克瑟季峻:

    非常自信的鲍克瑟季峻总是赋予拳击“不要说空话,要行动”的含义。但最终,他终于意识到他钟爱的拳击只是市场上的一场竞争,没有精神。在其他人的眼里,他并没有成为他所向往的“拳击中的意义斗士”,而是像一个小丑一样,被许多人用作为名利而战的工具。

    画家夏雄:

    夏雄在画了一幅他最得意的作品后迷失了方向。因为在现实世界中,他似乎从来没有找到比他画这幅作品时看到的更美的画。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他完全被封闭了,再也无法在更美丽的画面中感受到他心中的风景。他失去了作为画家的能力,因为他过于关注他的杰作。

    “我与镜像”:三岛由纪夫 《镜子之家》 书写的自我认识之路

    季峻和夏雄实际上是许多日本人,三岛由纪夫想提醒他们。他们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认为只要他们实现了“渴望”,他们就能获得生命的意义。然而,事实上,他们只得到幻想。一旦他们在镜子里看到别人创造的镜子,他们就会陷入困惑。因为他们无法面对现实,他们失去了自我认知的能力。

    镜子在本文中的角色是自我认知的代表。她倾听他人的话语,关注他人行为的细节,想象他人的经历,并陶醉于他人的心理分析。这种收集“镜像”的方式最终“填满”了她可怜的过去,就好像那是她的记忆一样。她说:“关注他人的生命就像原始人相信吞食敌人的血肉可以获得他人的勇气。”

    “我与镜像”:三岛由纪夫 《镜子之家》 书写的自我认识之路

    季峻和夏雄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只能看到自己想象中的生活。一旦他们观察到别人反射的镜像,他们就会迷失。然而,只要他们能够恢复精神,吸收他人反映的镜像,并充实自己的思维,就像在镜子里看别人的生活一样,他们仍然能够实现自我认知。“《镜子之家》”三岛由纪夫在《镜子之家》中想要表达的文学意义是非常明确的:一个人不能只依靠自己的想象进行自我认知,不能孤独地、赞赏地照镜子,不能在自己的身体里寻找自己是空的,所获得的“我”的概念是不完整的。只有当一个人意识到他周围的所有人都是自己的一部分时,他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多元化,接受自己看似单调但真实的生活。

    “我与镜像”:三岛由纪夫 《镜子之家》 书写的自我认识之路

    是一部具有存在主义意识的作品。小说本身就是一面镜子,让读者在阅读的同时在短时间内成为各种各样的人物。阅读书中人物的故事会让人哭泣或感受书中人物的痛苦。尽管双方之间有真实和虚拟的距离,但他们仍能感觉到彼此。

    也正是通过这部小说,三岛由纪夫想提醒20世纪50年代的日本人:不要让自己沉浸在自我的幻觉中,你永远不会了解自己。只有通过观察周围的环境,从别人那里收集镜像,并把镜像组合成一个“整体阶段”,我们才能清楚地看到整个时代,然后认识自己。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西湖公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rt369.com.cn 技术支持:西湖公园新闻网 | 网站地图